炒股入门_股票入门基础知识_股票学习网
股票学习网
当前位置: 炒股入门 > 创业故事 >

低价货也会有人拉 货车司机跑单何以越挣越少?

时间:2022-10-06 19:12来源:股票学习网 编辑:炒股入门
低价货也会有人拉货车司机跑单何以越挣越少?(轻型货车跑货拉拉订单多吗?)阅读提示近期,4家互联网道路货运平台公司因压价竞争、多重收费、违规运营被相关部门约谈数次。货车司

阅读提示

近期,4家互联网道路货运平台公司因压价竞争、多重收费、违规运营被相关部门约谈数次。货车司机一边抱怨平台定价不合理、跑一趟不够成本;一边却又不得不通过平台接单上路。对此,专家建议,平台尽快完成整改,政府相关部门可出台合理指导价,同时加强对平台的监管。

压价竞争、多重收费、违规运营……日前,交通运输新业态协同监管部际联席会议办公室,再次对满帮集团、货拉拉、滴滴货运、快狗打车4家互联网道路货运平台公司进行提醒式约谈。

约谈指出,部分平台公司依然存在损害货车司机合法权益的问题,要求及时整改到位,维护公平公正的市场秩序,畅通货车司机投诉举报渠道,全力维护货车司机合法权益。此前,7月8日,交通运输部已在两年内第三次以同样的问题约谈此4家平台。

网络货运平台屡遭约谈的背后,是货车司机面临运价低迷、平台抽成比例高、收费不透明等现实情况。货车司机为啥越挣越少?行业又该如何健康发展?

定价不合理,跑一趟还不够成本

“现在基本很少在平台上接单了,不仅不挣钱,有时候跑一单的运价还不够成本。”安徽安庆货车司机吴师傅给记者算了一笔账,跑一趟500公里的单子,平台给出的运费价格为1500元,而仅路桥费和燃油费的成本就要支出近1500元。

记者了解到,以某货运平台为例,货主方通过“货主版APP”录入货源信息并确定所需车型,在输入运费环节可选择一口价或电议两种模式。电议为司机与货主联络议价,确定交易后签订运输协议;一口价则是抢单成功的司机与货主签订协议,没有议价环节。通常情况下,平台会推荐一口价模式,并提供运费参考价。

而对于平台的定价,不少司机认为明显低于市场价。有广东的司机发布短视频质疑:一趟247公里的行程,4.2米车型运费1027元,6.8米车型运费却只有541元,这样的定价合理吗?

此外,运费中还包含100元~300元不等的中介费,以及平台抽取一部分技术服务费。而技术服务费的抽取比例则让司机们十分疑惑。在安徽合肥司机陈师傅的车友群里,一趟运费400元的跑单,技术服务费却收了32元。

记者打开另一货运平台的页面显示,平台提供了货源信息完善、交易撮合、专属客服等优质服务,故收取一定的费用,且根据当前市场环境、车货供需、运价因素、交易路线、货源信息等系统自动测算。然而,有司机反映,相同里程数、相同的卸货点,技术服务费却有高有低。

另一引起强烈不满的是,有平台向司机“会员+抽成”双重收费。记者了解到,以合肥地区为例,某平台会员费分为189元、349元、519元/月三个等级,均可无限接单,会员费越高,每一单收取信息费的比例也越低,分别为11%、8%、5%。而非会员司机每天只能接两单,信息费则收取15%。

“不买会员,就只能等到别人剩下的、不想跑的低价单。”吴师傅说。

入行门槛低,车多货少竞相压价

在成为货车司机之前,陈师傅是一名水电工,入行13年的他见证了数字平台带给公路货运市场的重塑和变迁。“以前都是通过物流园、停车场里的‘小黑板’或者信息部(货运中介,也称‘黄牛’)来寻找货源。”

2010年前后,车货匹配平台如雨后春笋般涌现,高峰期达到近300家。曾主持国家社会科学基金项目“技术变迁与卡车司机的工作重塑研究”、中国劳动关系学院劳动关系与人力资源管理学院教师周潇认为,网络货运平台提高了货物运输效率,缩短了司机搜寻货源、等待配货的时间和成本,同时也产生了运价探底、交易风险增大等诸多问题。

“平台汇集了大量司机,每一票货所有司机都可以看到,只要时间允许,货主总能找到出价最低的司机。司机的议价空间和能力被削弱,为了维持与之前相当的收入,他们必须付出更多时间,承担更繁重的劳动。”周潇说。

在卡车司机聚集的网络社区,一位司机质疑平台恶意压价、扰乱市场秩序。一趟重庆到江苏订单,本来和货主谈好的价格是8500元,但是货主通过平台探价发现,6000元就能找到司机跑单。

为什么低价货会有人拉?

陈师傅表示,一是货源越来越少,且一些司机的固定货源逐渐流失到平台;二是买车门槛低,导致市场行情车多货少。0元首付、包货源、“一条龙”服务等诱人条件吸引了不少卡友买车入局。“只需身份证,车子就能开回家,这些盲目入行的司机每月要还1万多元的贷款,不跑不行,只能通过拉长跑量来增加收益。”据陈师傅了解,近年来,这一部分司机的比例越来越大。

此前,一位名为“大师兄”的视频博主分享了自己2018年~2020年的运营费用和收入。3年间,从东莞到中山的运费环比下降了20.5%,每年下降6.83%。这也使一些司机已经或正在从货运行业离开。“2018年往后,我每年的收入至少减了三成,也正在考虑转行,但不知道自己能干什么。”陈师傅说。

全能保障没保障,司机期盼维护权益

“运费必追,放空必赔,订金必保”,网络货运平台打出这样的全能保障口号。然而,记者在互联网投诉平台搜索发现,有司机反映:“到达装货地,等了5个多小时没有装到货,平台未赔放空费”;还有司机反映:“完成订单后不付运费,平台只是封掉了货主账号后就没了下文,没有追回运费”。

“平台收了费用,但是该有的保障和服务都没有,平台对货主和司机双方也没起到约束和监督的作用。”陈师傅告诉记者,平台对货主和货源的审核并不严格,有时会碰到虚假订单的情况,而平台的客服电话总是打不通,要么就是机器人客服,投诉往往不了了之。

近期,江苏省南京雨花台区人民法院审理了一起利用货运平台APP诈骗的案件。2020年3月至6月,被告人利用货运平台发布虚假信息,诱骗货运司机接单并支付每单300到1000元不等的运单定金,随后通过拖延、拉黑司机等方式,骗取全国377名司机18万多元。

在周潇看来,平台有责任保障市场的正常交易秩序,通过技术手段使整个运单过程在平台上有轨迹可循,并进行监管和追责,畅通司机投诉反馈渠道,降低司机维权成本。此外,还应寻求各方资源和力量,形成社会合力,共同帮助和维护货车司机的合法权益。

“相关部门可以组织业内人士、专家等进行调研,测算并出台合理指导价,同时加强对平台的监管,相关计费规则、收费明细等让司机能明确、清晰地知晓。”周潇说。

来源: 工人日报



本文Tags: 低价,货,也会,有人,拉,货车,司机,跑单,何以,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推荐内容